手机版
登录 注册 安全中心 客户服务:13819453590 (周一至周五:9:00-18:00)
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

回归伊斯兰的道路

发布时间:2010.11.23   阅读次数:250

flyling

女, 35岁, 158CM , 硕士 浙江 杭州
来杭州一年多,第一次过了个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节日——开斋节和古尔邦节,感触颇深,值此用文字记录一下。 我出生在内蒙古赤峰市(靠近东北辽宁)的
    来杭州一年多,第一次过了个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节日——开斋节和古尔邦节,感触颇深,值此用文字记录一下。
    我出生在内蒙古赤峰市(靠近东北辽宁)的一个回族家庭,那时候还觉得我们是很虔诚的回族,可是现在看来,只能长叹一声了。比起其他村子的回族我们村里的回族算是幸运的,因为我们村里还有一座清真寺,耳濡目染地对教门的一些最基本问题还有所了解,小时候还因为好玩跑去清真寺里学习,现在脑袋里还记得背过“教门源根八件”、“赞主言”、“赞圣言”......仅次而已。经常去做礼拜的只有那些老人和一些乡老们,小时候每次看见那些天天去做礼拜的老人们就会想:“等我老的时候是不是也要像他们一样去做礼拜了呢?”还记得奶奶每年也会封斋,而在我看来这些事情都是那些老人们该做的。 我们那里的回族虽然保持自己的特点,也有中国传统的特色,每逢汉族过年的时候,我们也有过年之说,不同的是我们不会放鞭炮之类的,每家都会做丰盛的回族“九大碗”(在别的地方还没有听过有九大碗),到了伊斯兰的节日寺里也会做油香和九大碗,而且我们那里的油香不可以随便做,只能是喜事、丧事、开斋之类的大事才能做,还有很多禁忌现在我也不清楚到底为什么?可能是教派的不同吧?所以,小时候一般不敢去寺里,因为不懂,害怕被那些老人说。 

    上小学和初中都在村里的回族学校,班里大多数都是回族,那些汉族同学还时常会遭到我们的欺负,虽然是少数民族,我们一点不觉得有什么不方便的,

    上了高中要住在市里的学校里,那时开始才觉得自己很特殊,很多同学开始不知道什么是回族,总会提到“zhu”这个字,每次都会弄得很尴尬,后来在我的影响下她们说好的时候很注意了,也都很尊重我。以至于毕业后同学聚会时有个同学告诉:她现在每次讲话时都神经似地看看身边有没有回族。真正到了大环境才发现我是很另类的,同学们都能在一起吃饭,唯我例外,很多情况下都感觉自己很委屈,即使有过委屈,有过眼泪,但也从没有过动摇的念头,听说有个家里那边一起考过去的回族同学经常出入汉族饭店,我特别生气,本来关系很好,后来再也不会理他了。回族,既给我带来了实在的好处,也带来了很多不便,因为是回族,我们可以以普通高中的分数线上重点高中;也因为是回族,在高考那年由于清真食堂装修,我吃了一年的面包和方便面,胃病也是那时候养成的。

     很幸运地考上了大学,来到呼和浩特,那里有个回民区,教门很好。学校里有一个很大的清真餐厅,温饱问题得到了解决,可是班级里只有我一个回族,每逢新年聚餐,全班同学都要照顾我去清真饭店吃饭,只让我觉得很内疚(因为清真饭店既贵又不合他们的口味),还有很多时候都因为我是回族,在好友们一起聚餐时,我只能独自一人,有说不出的委屈与无奈。还好学校里有很多回族同学,我也很积极地参加了清真食堂组织的回族委员会,认识了很多回族同学,还和本地的一个很虔诚的回族同学去了呼市清真寺一个活动,到了那里也感觉到自己很另类,那个同学给我买了条纱巾叫我戴上,我就像个无知的孩子一样跟着他,第一次遇到这么虔诚的穆斯林和如此盛大的场面,可能那个同学太虔诚了,感觉我和他的距离很远很远,后来再也没有去过寺里,怕被人家笑话,只是偶尔会跑去回民街吃喝。

    更幸运地考上了研究生,来到了伟大的首都北京,班级里有3个回族,另外两个分为是北京和天津的,本以为北京牛街和天津红桥的回族会很虔诚,,后来发现还是我比较规矩,来北京的第一个开斋节,我和那个牛街的回族同学一起去的,整条牛街都摆满了各种小吃,我们还跟着人群挤进了牛街清真大寺,满院子跪着会礼的人,我就像个来看热闹的人一样,逛完出来直奔小吃,内心里竟然没有丝毫感觉,感觉自己也应该去参加会礼,本来是属于我们的节日,可是却觉得离我很远很远......记得导师的一句话很刺痛我,他听说我是回族,便问:“你是真回族还是假回族?”,我毫不留情地回道:“当然是真的啦”,殊不知很多回族都已经只留虚名,很多朋友都和我讲某某回民什么都吃.....那时才意识到:若想别人尊重你,首先要自己尊重自己!如果自己都不在乎了,别人还能在意什么呢?研究生的三年生活仍然保持着不与他们“同流合污”,反而她们总会跟着我去“回食”大餐一顿。

    在北京第一年的寒假还首次去了青海的婆婆家,让我大吃了一惊,他们那里的女人居然都戴着盖头,我这个黄毛卷发的丫头在他们眼里就是个“下边人”,在我看来他们更像是“火星人”。老公告诉我见面要说“赛俩目”,可是我就是说不出口(因为不习惯说也从来没说过),勉强说出来也感觉脸在发烧。他家人问我:“叫什么名字?”“fengling”,“经名呢?”“啊?还要知道经名呀?长这么大也没听过我还有经名”.....后来回到老家特地去了清真寺让阿訇给我取了个经名叫做“麦乐颜”,大家已经习惯叫我“fengling”,偶尔叫一声“麦乐颜”我还反应不过来。在青海的日子里,我们去了很多地方循化、临夏,原来这里的回族是这样的呀!还到过几个去朝觐过的亲戚家里,,拿出麦加带来的圣水给我们喝,我没喝出什么特别的,只感觉他们是很虔诚,麦加应该是每个穆斯林都向往的地方,可是我的脑袋里没什么感觉。老公的爸爸经常告诉我们希望我们多学习一些教门的知识,我当时只是口头上答应着,其实根本没往心里去。

   2009年7月份毕业后来到了杭州工作,陌生的城市里只有老公和我相依为命,在单位里我没有特别表露出自己是回族(以为南方的人更不懂什么是回族),后来领导问我为什么不去食堂吃饭,我才无奈地表明我的回族身份,他恍然大悟,也不亏是有知识文化的人,他对伊斯兰教很了解,还告诉我离单位不远的地方就有一个凤凰寺是你们伊斯兰教的。不久才知道那是我每天上下班都会路过的地方,可是由于在装修,从未进去过。于是还在网上加入了杭州穆斯林群,本以为这个群也会像之前加的北京穆斯林群一样无聊,偶尔会打开看看里面的人都在聊些什么,可是没有也想发言的欲望。九月份进入了斋月,老公习惯性地封斋,还问我要不要一起封?,只觉得那是他的事情,和我无关,倒是看他每天封空斋有些心疼。那段时间群里也很热闹,大家都讲封斋的事情,我感觉很不可思议,怎么有这么多人都封斋呢?开斋节那天,我和平时一样照常上班,当路过凤凰寺时发现有好多人啊,一直觉得和我无关的事情,在此刻突然感觉应该和我有关,这本来应该也属于我的节日,却离我这么近又那么远,我的心波动的厉害.......单位同事问我你们过节你怎么还来上班啊?我无语了...本以为这里的人什么都不懂,后来发现他们比我知道的还多,经常在班车上会有当地的师傅问我有关伊斯兰教的事情,可是,我知道的太少,不足以应付他们的种种疑问,这是感觉到有些压力了。没过多久古尔邦节到了,我第一次兴高采烈地来参加会礼,还告诉老公晚上会晚点回来的。但是都是陌生的面孔,我一个人感到很尴尬,会礼结束本想参加群里的活动,可是看见那些群里都熟悉的人在一起聊天时,感觉自己很多余,一个人备受冷落,于是狼狈地逃回家去......第一次就受到了打击,我的信心顿失。过了段时间又得知凤凰寺开学习班,周末那天刚好要上班,下午没事就又厚着脸皮去了凤凰寺,听到他们在上课,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竟然敢进去的,真是佩服自己啊!本以为教我们念经的是白胡子的老阿訇,没想到是个年轻人,记得群里有人介绍说:“年轻的阿訇姓马,年纪大的姓冶”,于是我还一直把冶阿訇叫“马阿訇”,冶阿訇给我的第一印象很好,说话时面带笑容,和蔼可亲,最关键的是热情!本来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学习的没想到他却那么认真,还要给我这个菜鸟补课,实在觉得不好意思不来学习本来是我应该在家里睡懒觉的时间我要跑过来学习。在讲教门知识时,总觉得太教门化了,从小到大都是在受马克思主义的“无神论”的教育,对真主安拉的存在表示怀疑,现在如梦方醒,反思一下: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安拉给的,从小学到高中到大学,又到研究生,每次大考都是有惊无险,身边同学都觉得我特别幸运,而且还在适当的时间找到了合适的人,所有的这些都是安拉对我的回赐,只是我这个无知的孩子一直没有醒悟。在安拉的襄助,老公的关照穆斯林朋友们的鼓励下我第一次尝试了封斋,在最酷热的时期里坚持着,而且一直坚持了下去。每次给婆婆家里打电话时我都能很自然地说出“赛俩目”问候,甚至每当遇到熟人不管是不是穆斯林都想说“赛俩目”。而且每当遇到困难时,心里都有一个信念:真主与坚忍者同在!

    人类需要信仰,信仰会给予人力量,在大自然界里人是渺小的,只有内心虔诚的信仰我们才不会活得大喜大悲。在安拉的引导下我正在慢慢回归伊斯兰的道路,发现在这条道路上任重而道远。有两个极端:重教门不重教育和重教育不重教门。还有很多像我一样经历,但至今还徘徊在伊斯兰教门之外的同胞们,或许他们也像我以前一样,意识不够,祈求真主的引导和襄助!阿敏!

日记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

扫描二维码访问微信服务

手机端

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端

客服热线

13819453590

在线客服